〓【球友会】分享IT计算机各类电子书,包括各类编程语言,人工智能,机器学习、深度学习以及各类大数据、算法等内容的电子书
Web3“圈地运动”正发生:涉及全球80亿人的“数字革命”
Web3“圈地运动”正发生:涉及全球80亿人的“数字革命”

Web3“圈地运动”正发生:涉及全球80亿人的“数字革命”

300万年前,旧石器时代开始,猿人制作出了最早的石头器具,进而用这些石器猎杀动物并切肉烧食;2万年前,中石器时代开始,人类除了为捕获猎物而制作的更为丰富多样的石器之外,开始出现了用户满足精神需求的石制雕刻品、装饰品;1.4万年前,以磨制石器为代表的新石器时代开始,人类学会了播种植物果实并圈养野生动物,于是产生了农业、畜牧业,史称“第一次农业革命”。1万年前,人类学会制作青铜锄头等青铜器,于是开始定居并进行锄耕,史称“第二次农业革命”;5000年前,人类学会制作铁犁并将所圈养的黄牛用作动力来进行犁耕,同时利用水利灌溉技术提高产量,史称“第三次农业革命”。在漫长的岁月里所发生的这三次“农业革命”,现在看来平常无奇。

时间线世纪。彼时彼刻,欧洲开始出现“圈地运动”,这看似野蛮实则解放生产力的“养吃人”运动一直持续持续到19世纪。随着人类开始进入航海业务并探索陆地新空间,人类史上MarketCap最高的公司东印度公司诞生。航海业、纺织业、养羊业三个产业一条线,成为当时“圈地运动”的背景:贵族们把原来租种他们土地的农民赶走、房屋拆掉,空出来的土地做了更为赚钱的养羊业务。随着土地的集中,更大更集约的农场、牧场得以成型;大量颠沛流离的农民进入城市,这也为1830年~1840年发生的第一次工业革命提供了充沛廉价劳动力。

实际上,在第一次工业革命爆发前夕,第一次金融革命就在欧洲爆发。虽然人们现在已经基本不怎么谈所谓的“金融革命”了,但它给后世带来的影响却可能大过工业革命本身。人类史上第一家证券交易所阿姆斯特丹证券交易所于1602年创立,第一家中央银行英格兰银行于1694年创立,伦敦证券交易所1773年成立,1792年纽约交易所成立。自此股票、债券、外汇、大宗商品等金融产品一马平川。第一次金融革命为后面500年里发生的3次工业革命提供了资本燃料,让技术研发及大规模工业生产有了本钱。金融孕育了技术并推动技术进一步改造经济社会。现在人类社会再一次走到了技术与金融交融的FinTech高光时刻。

人类花了300万年才从石器时代走到农业时代,花了1.4万年才从农业时代走到工业时代,但人类仅仅花了500年就从工业时代走到数字时代。而这500年里,股、债、汇、商虽然玩法不断翻新,但却都是新瓶子装旧酒,直到2009年以比特币为代表的Crypto问世,股、债、汇、商四大类金融资产之后从此多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资产大类:可编程资产,也就是人们俗称的“币”。Blockchain就像一头从外太空降落地球的金角巨兽,而Crypto就像这头巨兽头上的那个金角,令传统金融市场惊慌失措,后世可能将称之为“第二次金融革命”。

1.4万年的农业时代所产生的经济价值远高于300万年的石器时代所产生的价值,500年的工业时代所产生的经济价值远高于1.4万年的农业时代所产生的价值。截止目前60年的数字时代所产生的经济价值也已远远高于过去300年的工业时代所产生的价值。人类正处于技术大爆炸的极早期阶段,而全球范围内连续出现可编程工具正是这一技术大爆炸的核心特征。人类核心生产工具从石器转为锄头,再从锄头转为可编程工具总共花了300万年,耗时之长令人瞠目结舌。一切数字化进程的起点,都源于“计算机”的诞生。

1964年集成电路计算机的出现标志着人类进入了数字时代,大规模编程有了物理基础。数字时代的第一特征是工具可编程。人类利用这类可编程工具以远超前人、古人、猿人的速度改造物理世界,并纵深改变了各个领域的产业结构。

数字时代的平台结构分为前端和后端。后端包括后端设备和网络两部分;前端包括前端设备和用户交互两部分。后端设备包括芯片、操作系统、服务器、数据中心、通讯网络。从单机、局域网时期的Web0开始,之后到Web1、Web2以及现在的Web3,这是网络的发展历程。前端设备包括电脑、手机、手表、眼镜、头显、汽车、智能家具;用户交互包括图文、语音、视频、具象空间、脑机接口。

从前端角度看Web3和Web2的区别主要是Web3用户拥有更多的数据主权。Web3为什么能做出所属权而Web2难以做到?有一个很重要的技术是在数据产生的时候就具备了可验证性。从后端角度看,Web2的重要特征是出现了云,Web3的重要特征是出现了区块链。云代表中心化的能力输出,区块链代表去中心化的能力供给。

Web2用户数据通常存放在中央服务器,虽然可能会有几个备份,但这些服务器全都是由一些服务商来管理的。虽然厂商也可以做权属证明,但是数据所有权属完全属于这些中心化的实体正是由于区块链的出现,它能让这些资产、数据具备所属权。当上链的那一刻,区块链就会生成可以验证的时间序列,从而在共识层面确定所属权。

然而,新事物的发展从来难以一帆风顺,因为总有人会利用新事物来做恶或者做违法的事情。可编程金融产品作为第二次金融革命的核心产品,在过去各国政府以及传统部门的重重打压之下降格为俗称的“币”、“虚拟货币”,“币”成为讳莫如深的字眼。而区块链作为Web3的核心后端,其发展之路也是磕磕绊绊。有的人被迫关停项目,有的人选择漂洋过海,成为数字游民。

面对前所未有的事物,人是一根会思考的芦苇。过去500年工业时代的新事物,比如蒸汽火车、汽车、飞机等新东西,刚出现的时候也带来了一阵恐慌,当普通人开始用上这类事物的时候方才解除误解。区块链和数字货币也必然要经历这个阶段。毕竟连毕达哥拉斯、柏拉图、亚里士多德、托勒密这些善于思考的伟人都误以为地球是宇宙的中心,更苦况是凡夫俗子。

因为Web3不是纯技术驱动,它的发展伴随着第二次金融革命,因此Web3对经济社会的推动不是单一的,而是会叠加加密货币Crypto这种可编程金融产品来发挥作用。可编程金融产品其实不是洪水猛兽,哪怕是“稳定币”也不是洪水猛兽。可编程金融产品在过去500年工业时代从未出现过,但在金融数字化发展到某些特定阶段就必然会出现。各国政府显然还不适应这种新事物,目前还处于惊讶、困惑、学习、了解、琢磨、试探的阶段。

可总有一些“弄潮儿”早早就洞悉了这场技术与金融变革并积极投身其中。典型案例是Meta(Facebook)出来创办的Aptos、Sui;高通出来创办的Solana;以红杉资本、a16z为代表的投资机构自2021年开始已在Web3领域投资573亿美元;全球顶级高校毕业的精英也加入这场“圈地运动”。根据Rootdata 收录的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麻省理工学院、清华大学、北京大学、浙江大学校友创立的 Web3 项目数据库,我按照各个主要细分赛道做了以下统计:

基础设施领域过半面积已经被美国占领;CeFi领域的绝大部分面积是华人占领;DeFi领域接近一半由华人群体在运营;NFT领域中国、美国、东南亚都有许多玩家,但潮流仍然是美国引领;游戏在亚洲特别盛行,玩家估计能占全球的三分之二。

在已经获得融资的所有项目里头,美国达到386家,占比35.12%;中国有109家,占比9.92%;新加坡有105。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