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友会】分享IT计算机各类电子书,包括各类编程语言,人工智能,机器学习、深度学习以及各类大数据、算法等内容的电子书
「电子阅读器」的冬「网络文学」的春
「电子阅读器」的冬「网络文学」的春

「电子阅读器」的冬「网络文学」的春

受电子阅读市场形势变化所迫,高冷文青范的Kindle也要开始在中国卖网文了。电子阅读器和网络文学到底能否共存呢?还是说,这个电子阅读器所期待的替代纸质书的时代还未到来,就要被网络文学革了自己的命?

Kindle上能看的内容不再仅仅是严肃的传统文学、社科书籍,很快你能在上面下载到《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重生受你一世恩宠》、《盛世天骄》这些少女心爆棚的畅销作,甚至各种你想看到的霸道总裁、宫斗情仇和玄幻仙侠小说。

这个福利来自 Kindle和咪咕为中国读者推出的一款产品:“KindleX咪咕电子书阅读器”,在这个特制版阅读器中,Kindle引入了第三方应用咪咕阅读。

没错,受电子阅读市场形势变化所迫,高冷文青范的Kindle也要开始在中国卖网文了。

如今中国网文市场体量巨大,移动电子阅读发展迅速,对于已经卖不动电子阅读器的Kindle来说,网文可能是它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今年3月发布的《电子阅读器市场研究与投资分析报告》显示,从2012年开始,全球电子书阅读器的出货量开始下降,2012年电子书阅读器全球出货量比2011年下降36%,到2016年,整个市场的出货量仅仅为710万。而2011年,这个数字达到了2320万。

是不是人们开始变得不爱阅读了?但实际情况是,喜欢文字的人其实在逐年递增。截至2016年底,中国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达到3.33亿,占网民总量的43.3%,网文市场规模也已达90亿元,网络文学的产业规模自2012年起就保持着超过20%的年增长率。

看网文的方式可以通过网站、App、web网页等多种形式,并不一定需要通过购买一个电子阅读器来实现。而电子阅读器所主打的和纸质书阅读体验一致的卖点,在网文受众中也不构成吸引他们的因素,因为网文从来和纸质阅读无关。

电子阅读器和网络文学到底能否共存呢?还是说,这个电子阅读器所期待的替代纸质书的时代还未到来,就要被网络文学革了自己的命?

传统书籍的数字化阅读在降温,电子阅读器市场也面临困境,Kindle迫于形势,选择进军正如日中天的网文界。

无论是电子墨水屏、屏幕背光、6寸屏幕,Kindle的各种特性都在告诉你,它想要尽量还原纸质书带给你的感受,在享受网络带来的更多可下载书籍的同时,尽可能的还原你最初看纸书的感觉。

但其实纸质书的体验Kindle也实现的非常有限。传统数字书籍由于传授的硬知识较多,通常需要注解释义,对电子书的格式和排版要求自然也高,从前Kindle在做传统书籍数字化时,就因为尺寸始终维持在6寸左右而无法满足读者对大屏的刚需,适合大屏的扫描版PDF成为了最好的选择,让Kindle的数万内容版权英雄无用武之地。

国外传统书籍纸质书的复苏,或许能佐证体验对于此类书籍的重要性。据去年全球实体书市场的数据,英国市场实体书刊的销售增加了 7%,美国市场同期的平装书销售上涨则达到 7.5%。

对Kindle而言,不仅主战场面临考验,此次在阅读器中导入网文,可能也只是鸡肋。

这不是Kindle第一次和咪咕合作,早在去年6月,Kindle就和咪咕合作推出了一款Kindle Fire权益版,采用了咪咕的三款软件。但Kindle在官网售卖的情况并不好,评论也惨不忍睹,几乎都是消费者在吐槽百度手机“全家桶”套餐捆绑难以删除、咪咕应用体验不佳,甚至有的软件已经停运。

此次Kindle和咪咕合作,还是采用同样的Kindle硬件,同样引入咪咕商城等三款软件,结局似乎可以预见。

在移动技术的推动下,大部分读者都养成了在任意场景下利用碎片化时间阅读电子书的习惯,智能设备无疑是更好的选择,尤其是手机。

手机可以下载多个App,比如QQ阅读、网易云阅读、百度阅读,这些App背靠版权资源丰富的大公司,库存远远高于普通的阅读软件和电子阅读器。并且手机可以随时随地上网,读者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进行浏览和下载。而Kindle甚至有不能连接WiFi的问题,在时间和空间上都无法满足读者的需求。

更何况,人们已经不再只通过读书接收有价值的信息。社会运转节奏加快,移动设备日新月异,信息迭代也愈发迅速。在闲暇时光,人们也不得清闲。网络视频、动图、微信公号和自媒体都在抢夺人们的注意力,老老实实坐在书桌前,打开一盏昏黄的台灯,进行深入沉浸的阅读,成为了一种低效率的信息接收方式。

事实上,Kindle的对手不仅是国内的阅读App和逐渐改变的信息接收习惯,网盘带来的免费资源很可能让网文少年们直接忽略初出茅庐的Kindle。

网文对格式和体验的要求不高。Bluesky,25岁,阅读网文10年,爱好玄幻仙侠的同时也痴迷于计算机书籍阅读。他认为如今的电子阅读器并不能满足自己对于传统书籍的阅读需求,但是却能很好地体验网文:“我很烦在Kindle和掌阅上看PDF格式,不好做笔记,看着也很不舒服,但是看网文很OK,很自在。”

智能手机的出现,读者可以在不同场景下利用碎片化时间体验,网文无孔不入的渗透进读者的生活。一位叫做李嘉尧的高三学生,看网文长达八年,就很喜欢手机带来的碎片化阅读场景:“最主要还是手机上看,它可以让我长时间使用,躺床上、上厕所都能看。”

网盘资源多到连国内的App和阅读器都视其为大敌,更何况,网文阅读体验要求并不高,正版和盗版很多时候毫无区别,读者在网盘中下载好免费资源,可以关联到App软件中打开阅读。

网络文学确实是一笔不错的生意,但最主要的受益者绝不是传统出版社,更不要说凭借传统出版社提供主要内容的电子阅读器了。

网文生产机制日趋完善的同时,商业模式也变得更加多元化,付费的花样层出不穷。

自09年以来,大部分阅读网站如起点、晋江、红袖添香等,开始进行文章的日更和催更,并尝试打赏、按章付费、试读后购买等更为灵活的付款方式。随后出现的电子阅读器和如今正当红的阅读App也沿用了这些方式。

虽然网文一般篇幅较长,动辄上百万字。不过按章付费这种分期付款方式让读者几乎感受不到阅读的经济压力,购买一章内容往往只需要几毛钱。资深读者李嘉尧告诉36氪:“有的时候一本书要花上百,但是因为追的周期比较长,其实每个月开销不多,对零花钱不算什么负担,有的书一追就是一两年。”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显示,泛90后是数字阅读消费的主力人群,30岁以下年轻人群占67%,其中女性占比64%。这群年轻人追求潮流,热爱新鲜事物,并很乐意为自己喜爱的网文及其衍生产品买单。

读者Cheryl是小说《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忠实粉丝,她几乎为这部小说所有类型的衍生品买了单:“我在网上买了小说、还在书店买了书,晚上睡觉的时候买了音频,今年暑假我要去电影院支持这部小说拍成的电影。”

目前,网文泛娱乐产业化得到初步发展,网文的业务得到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