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友会】分享IT计算机各类电子书,包括各类编程语言,人工智能,机器学习、深度学习以及各类大数据、算法等内容的电子书
少儿学编程像铅笔写字一样简单?
少儿学编程像铅笔写字一样简单?

少儿学编程像铅笔写字一样简单?

这一年,苹果首次发布了麦金托什电脑(MAC)—— 一款即将改变世界的科技产品;在大洋彼岸的中国第一次提出了「计算机普及要从娃娃做起」的口号。

个人计算机浪潮的载体有了,大洋两岸的社会氛围感也开始露头。在北京,中国计算机学会举办了第一届「全国青少年程序设计竞赛」,报名的孩子有 8000 人之多。

在纽约,一名同样受到计算机浪潮感召的牙医,给自己买了第一台办公电脑。后来,他又给自己的四个孩子各买了一台电脑,其中一个儿子是在 10 岁生日时收到的这份礼物。

那个幸运的小男孩很快发现了自己在编程方面的天赋。每个放学后的下午,他都聚精会神地坐在电脑前练习编程。对别人来讲犹如天书的代码,他很快可以掌握。

惊喜之余,父亲专门聘请了一名计算机工程师给儿子「开小灶」。小男孩进步神速,很快就能独立完成复杂编程甚至自编工具软件,成为附近小有名气的神童。

10 年后,他成为了 Facebook 的创始人,以及中国编程培训机构中时常出现的硅谷偶像之一。

经常与扎克伯格「同框」的,还有 9 岁学编程的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10 岁学编程的乔布斯,11 岁学编程的比尔・盖茨。这些商业宣传中掺杂了不易察觉的因果谬误,似乎想要暗示小时候学编程是通往未来商业成功的一条捷径。

不过对于出生于资源丰饶时代的 00 后、10 后而言,成功正在慢慢告别单一刻板的定义,编程真正能通往的其实是「数字化原住民」的向外探索与自我表达。

这种探索只能由兴趣驱动,与功利化的应试教育无关。所以在近期涌现出的一批优秀少儿编程作品中,我们时常能看到超乎成年人想象的浪漫与敏锐。

在第五届全国青少年人工智能创新挑战赛的获奖选手中,有渴望拥有一张火星船票的小星际迷李梓墨。他认真研究过火星沙尘暴对中国主导建立的火星国际基地的困扰。

在火星上,沙尘暴可以形成长达几周时间的沙尘塔,不仅影响太阳能电池板的正常工作,还会扰乱火星表面的通行,进而影响火星探测工作。

利用 AI 技术,李梓墨和小伙伴共同设计创作了「星辰号」火星车队模型。那些像一个小型机器人的车队,搭载了摄像头、红外线传感器、超声波传感器、光电传感器、舵机、显示屏、触摸控制屏、即时定位和地图创建技术,它们可以领到诸如清除火星表面沙石路障、清理太阳能电池板沙尘等不同类型的任务。

另一名中学生周捷凯,利用小程序设计出一款名为「土星登陆」的小游戏,通过让人们了解宇宙知识,收集陨石碎片,清理太空垃圾来实现通关。

这个游戏中包含着一个 12 岁少年对宇宙的终极浪漫。早在 2019 年,NASA 轨道碎片计划办公室就曾作出警示,在距地球表面约 1250 英里的范围内,有 23,000 多件大于 10 厘米(4 英寸)的碎片,或者说太空垃圾。

就在各国政府为如何清理太空垃圾争吵不休的时候,一个孩子能想到在游戏中、通过做任务去消解这一太空危机。这个创意本身已经给比赛评委 —— 那些写过多年代码的程序员们,奉上了一丝惊喜。

受益于互联网的崛起和人工智能的普及,这两年青少年编程在世界范围成为新的浪潮。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教授 Sonia Livingstone 在《数字未来中的育儿》一书中,邀请英国父母们去思考数字技术在孩子们生活中扮演的重要角色,他发现,加入编程俱乐部就是很多家长希望自己的孩子进入数字化未来的一种重要的途径,甚至有家长将编程视为新时代的拉丁文。

国内的编程教育甚至更为「激进」。如果在电商平台搜少儿编程,你可以找到整套《宝宝的编程学》,适合阅读年龄 3 岁 +;《孩子看的编程启蒙书》,适用年龄 5-10 岁。

我们似乎不必担心这种浪潮会演化为一种新的教育内卷或者鸡娃,只能说,越来越多的家长们开始意识到编程教育的重要性。

美国学者雪莉・阿恩斯坦通过对多国社会参与状况的研究,提出了著名的「公民参与阶梯理论」。该理论将公民社会参与程度依次划分为:假参与、表面参与、深度参与。调查结果显示,未成年人对互联网自我表达和社会参与,表现出了强烈的诉求。

如果说语言文字是传导思想的载体,那么在数字化时代,代码就是 00 后、10 后与真实世界平等对话的一种工具。

国家互联网信息中心数据显示,2021 年我国未成年网民数量超过 2 亿人,网络普及率达 95%,远高于成年群体的互联网普及率。对于未成年人而言,内容创作是他们自我表达、实现个体价值的重要方式。数据显示,至少有 27% 的未成年人在互联网社交平台制作并发表过原创内容,如短视频、图文、表情包等。

对于未成年人而言,内容创作是他们自我表达、实现个体价值的重要方式。但是在舆论传播空间里,受关注的是年轻人的思考和喜好,占据媒体头条的总是诸如「这届年轻人爱上剧本杀 / 飞盘 / 摩托 / 陆冲」的现象观察;老人、孩子的声音则成了沉默的螺旋。

代码世界则是另一套运行规则。在这里,年龄、地域从来不是问题,灵感、好奇心和创造力才是最大门槛。

12 岁的山西太原少年郭惟一,小小年纪就有了自己的网站、公众号和三款小程序。小学毕业之际,他给班级开发了一款同学录小程序,将小学的美好记忆以小程序的形式保存到了班级同学的微信里。凭借这款作品,郭惟一也在 2019 年受邀前往广州,参加首届全国青少年微信小程序编程创意营。

上海封控期间,有个父母当「团长」的孩子通过一款「采购小能手-一键式接龙转 excel 小程序」,让团长们可以更高效地汇总群里的接龙数据。

这名小程序员很早就学过 C++。他的最新目标是争取上线微信小程序,供用户正式使用。对于这些小程序员而言,具备普适性的应用价值或许是最大的褒赏。

这群年仅十来岁的小程序员也可以产生「破圈」效应。比如B站上有个人气很高的小学生 UP 主「Vita 君」从 8 岁起,就开始在B站上传编程教学视频,短短两个月,就收获了 5 万粉丝。

对于他发的那些视频,有网友直言:不敢说 Vita 君的水平有多高,但他的讲解细致清晰,在许多地方加入了自己的理解。

曾有外界声音质疑「Vita 君」被「揠苗助长」,他的爸爸淡定地告诉媒体,编程让「Vita 君」有了超前的数学和逻辑思维,也培养了他的思考力。

这或许是因为编程在鼓励孩子们天马行空的想象的同时,又给了他们把想象变为现实的工具。正如教育学者郭初阳所言,好的教学是让学生关注真实的生活、展开真实的调查、结合自己思考从而有一个真实的应用。

之前有媒体报道,广东小学生戴书维,曾利用小升初的暑假,在别的同学们都去补课的时候,她闷在家里开发了一个小小体重秤的小程序,目标是帮助家人监控体重。

过程其实并不顺利,她运用了可视化软件,仍有一些问题自己难以解决,需要爸妈的指点,但这并没有让她感受到挫败,「遇到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