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友会】分享IT计算机各类电子书,包括各类编程语言,人工智能,机器学习、深度学习以及各类大数据、算法等内容的电子书
灵活就业群体生活状态调查报告(2022)
灵活就业群体生活状态调查报告(2022)

灵活就业群体生活状态调查报告(2022)

当代年轻人在择业时会优先选择能更多体现个性、自由、自我价值的无固定工作场所或时间的工作。调查结果显示,工作时间灵活(64.6%)、工作自由度高(58.4%)是大部分人选择灵活就业的主要原因。

灵活就业群体在劳动中存在工作生活界限模糊、劳动场所不确定、社会融入不易等问题。调查结果显示,65.2%的新型灵活就业人员认为自身工作灵活性高,61.4%认为自身工作的流动性高。工作时间的灵活并不意味着灵活就业人员能够随心所欲地支配自己的时间,工作时间日夜颠倒、劳动时间与收入高度绑定都可能引发该群体的自发性过劳,影响劳动者的身体健康。

调查结果显示,61.4%的新型灵活就业人员认为自身职业发展空间较小,还有33.1%认为自身职业发展空间一般,只有5.5%的受访者认为自身职业发展很有前景。

焦虑心态和躺平心态在灵活就业群体中比较突出。74.1%的受访者认为“当前社会节奏很快,一步跟不上就会步步跟不上”,还有61.1%的受访者认为“每项工作都要做得十分完美,否则就会产生挫败感”;同时,54.9%的受访者认为“躺平是劳动者压力过大的一种缓解方式,不应加以指责”,有46.6%的受访者认为“躺平是很多劳动者前途无望的一种消解方式,应当多找社会原因”。

针对当前灵活就业群体生存状况,可从完善灵活就业群体的社会保障制度、完善灵活就业相关法律法规、重视灵活就业群体的职业培训与素质培养、引导社会各方营造对灵活就业者更加友好的环境等方面入手,鼓励相关行业和劳动者进一步发展。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新经济、新业态的蓬勃发展及新冠肺炎疫情的迁延反复,企业用工方式、劳动者就业观念发生很大变化,大量兼职或专职的新型灵活就业形态应运而生,从业者规模不断扩大,灵活就业已成为我国劳动者就业的新常态。灵活就业在满足劳动者个性化、多层次的就业诉求及增加就业机会方面潜力巨大。但是,在现实中也存在着劳动关系难以确认、就业权益无法保障、服务体系不健全等问题,对劳动者的职业发展、劳动关系和社会保障等带来一定的挑战。因此,在当前时代背景下,了解灵活就业人群的基本情况和群体特征,深入挖掘灵活就业人员在就业过程中遇到的问题与阻碍,针对性地提出保障灵活就业群体就业权益的对策建议,具有重要现实意义。

灵活就业(Flexible Employment)作为“非正规就业”(Informal Employment)的替代概念,获得政府和社会广泛认可、接受和使用。学界普遍认为灵活就业主要指在劳动时间、劳动报酬、工作场地、保险福利、劳动关系等一个或几个方面与主流就业方式不同的各种就业形式的总称,包括兼职、外包、劳务合作、短期合同、自雇合作、劳务派遣等。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1年我国灵活就业人员已经达到2亿人左右,其中,外卖骑手高达400多万人,平台主播及相关从业人员有160多万人。根据人民智库和相关机构调查数据,当前灵活就业人群呈现以下特征:

第一,多数在传统劳动密集型行业灵活就业。当代人特别是年轻人在择业时会优先选择能更多体现个性、自由、自我价值的无固定工作场所或时间的工作。相关调查显示,工作时间灵活(64.6%)、工作自由度高(58.4%)是大部分人选择灵活就业的主要原因,他们中多数从事传统的制造业、建筑业和生活服务业等劳动密集型行业(综合各项数据占比超过50%,多被个人雇佣做临时工作);部分为依托平台从业的自媒体运营人员(如主播、UP主等)、平台接单人员(如网约车司机、快递外卖员等)和个体户等新兴灵活就业群体,主要通过自雇或他雇等形式谋生;还有一定数量的企事业单位普通职员,如物流运输人员、销售业务员和财务文员等,因就业模式灵活或闲暇时间多,选择从事兼职工作。

第二,群体呈现年轻化、高学历化趋势,30岁以下的未婚年轻人和“养家中年”是主力。相关调查显示,灵活就业群体的年龄集中分布在2140岁,呈现青年化趋势,未婚、无生计压力的年轻人和已婚、有养家责任的中年人构成灵活用工人员的主力。分职业看,新型灵活就业群体更年轻化,年龄均值为32.9岁,低于传统从业者(35.7岁)。具体来看,直播、自媒体等在线服务人员整体上更为年轻化,年龄均值不超过30岁;线下生活服务业人员、财务文员和生产制造工人平均年龄也较低,不超过35岁;平台接单人员多数为3140岁,其中外卖员和快递员相对年轻化,而网约车司机对技能有一定要求,平均年龄较大;传统灵活就业群体中,建筑工人、物流运输人员和务农人员的平均年龄相对较大,40岁以上的占比接近30%。此外,当前灵活用工人员普遍具有高中及以上的学历,这主要是因为相当一部分人员从事的是与新经济、新业态相关的生产服务型工作,岗位对灵活用工人员有更高的学历要求。

第三,以男性为主,工作时间偏长。相关调查显示,灵活就业人员的性别分布呈现以男性为主的特点。一线生产工人、建筑工、外卖快递员、网约车司机等体力劳动者,以及通过服务众包平台线上接单的IT和其他技术相关人员群体多以男性为主,而客服、信息审核、数据标注、财务法务、网络主播等群体则以女性为主。与全职就业群体每周平均工作时长相比,灵活就业群体的每周平均工作时长更长,接近40%的人员每周平均工作超过60个小时,约30%的人每周平均工作时长在5060小时。分职业看,线下生活服务业人员、生产制造工人、物流运输人员和建筑工人等传统从业者工作时间偏长,超过40%的人员每周工作时长超过60个小时,平均工作时间在54个小时左右;平台从业者的工作时间偏长,超过半数的快递员、网约车司机和外卖员等平台接单人员每周工作时间超过60小时,平均工作时长则高达56个小时。

第四,就业合同类型多样,不同职业间收入分化明显。灵活就业人员的合同类型有按照平台方规定确定时间收入的,有签订劳务合同的,有口头协议的,有劳务外包或商务协议的。分职业来看,个人文艺创作、快递外卖、网约车司机等新业态从业人员以按照平台方给出的明确规定确定工作时间和收入的较多;来料加工、公益作坊等多为签订劳务合同,网络主播多为签订商务协议,而社区保洁、打零工等多以口头协议。另外,根据2019年社科院“中国社会状况综合调查”数据显示,灵活就业人员收入分配的基尼系数为0.45,说明灵活就业人员内部收入差距较大。人民智库调查显示,灵活就业人员的月均收入大概集中在40008000元。分职业来看,网络商户和网络直播等与互联网结合比较紧密的新就业形态从业人员的收入较高,月均收入超过万元;传统的建筑工人工作时间偏长、收入水平较高,30%的人员收入超过8000元;物流运输人员对技术有一定门槛要求,同时也需要投入资本购买运输设备,月均收入接近8000元;线下生活服务业人员和财务文员的收入水平明显偏低,人均月收入在4000元以下。

第一,在劳动样态方面,灵活就业群体在劳动中存在工作生活界限模糊、劳动场所不确定、社会融入不易等问题。灵活就业的一个典型特征就是“灵活”,而与灵活相伴的是较高的“流动性”和“不确定性”,包括工作时间的不确定性、工作场所的流动性、工作内容的变动性等。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