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友会】分享IT计算机各类电子书,包括各类编程语言,人工智能,机器学习、深度学习以及各类大数据、算法等内容的电子书
专题 智能 科技 人文 创新——智慧图书馆建设与发展
专题 智能 科技 人文 创新——智慧图书馆建设与发展

专题 智能 科技 人文 创新——智慧图书馆建设与发展

智慧图书馆建设是一项融合多学科、多技术的综合性系统工程,已成为图书馆创新、转型和可持续发展的新理念和新实践。作为图书馆界热议的话题之一,“智慧图书馆”的建设与发展引发了图书馆界专家学者的深入讨论。本期《图书馆报》特策划专题,邀请业内专家学者集思广益,研究智慧图书馆问题,探讨智慧图书馆趋势,以资交流借鉴。

智慧图书馆是大数据时代图书馆服务的一种状态,即可以认为提供智慧服务的图书馆就是智慧图书馆。智慧图书馆是数字图书馆技术应用发展到一定阶段的自然属性,信息技术应用的高级形态就是智能化,一个智能化的图书馆反映在服务上就是智慧图书馆。

图书馆的智慧服务通常是指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以合适的方式向读者提供其所需的资源或服务,整个过程以一种自动的、人性化、交互式和个性化的方式提供,甚至并非需要读者提出服务请求,或输入查询指令,就能通过历史信息、聚类信息或其他数据分析,感知读者的需求并提供相应服务。

智慧图书馆技术通常包括感知传导、分析判断和服务提供三方面的技术,构成一个完整的图书馆系统,其中大量采用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技术,最终达到的效果是让读者无法(也无需)区分哪些服务是图书馆员提供,哪些服务是系统自动提供的。也就是说一个智慧图书馆系统是能够通过图灵测试的。

通过应用RFID等智能标签技术,感知与反馈结合,一定的行为引发一定的结果,“好像”有了一定的智慧。已经实现。

各类传感器(如iBeacon、WIFI、人脸识别)应用模型和算法综合应用,可进行推送等个性化服务,实现了按程序设计好的“智慧”。正在实现。

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普遍应用,动态实时地应对复杂情况,无须预先设定,智能响应。有可能实现。

图书馆能够像人一样思考,具有人类知识的总和,总能在你需要的时间和地点,提供需要的知识服务。

总体而言智慧图书馆的发展是一个全面综合的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也不是通过应用某些神奇的特别技术,依靠单点突破就能实现的。目前图书馆的信息技术应用正走向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的新阶段,图书馆虽然在应用信息技术方面有了长足的进展,但由于其行业的公益性质和技术创新资金的严重不足,差距有越来越大的趋势。然而最大的瓶颈并非在技术,而在于观念,在于人们对技术的认识还停留在工具层面,其实信息技术已经颠覆了图书馆存在的根本。

将系统提供的服务与馆员提供的服务割裂甚至对立起来本身是一种愚蠢的观念,以这种观念永远无法建设智慧图书馆。未来是人机合一、互为依靠、互为因果的。人文服务的本质特征是以人为本,这也是人们开发智慧图书馆系统的根本目的,如果说我们开发的系统不是以人为本的,这本身就是人的错误,而根本无法怪罪到机器头上。

当下国内智慧图书馆除了上述采用 RFID 技术开发的“无人图书馆”、“24小时图书馆”的“伪智慧”图书馆,大多还停留于写写文章、发发议论的空谈阶段。为数不多的一些公司虽然举起了开发智慧图书馆的大旗,但基本还是炒作概念,对于智慧图书馆概念的内涵、外延,以及应该如何建设、如何评价,还缺乏统一的认识。目前多家外国公司开发的“下一代图书馆系统”基本未将智慧图书馆需求考虑在内。因此国内智慧图书馆建设基本还是处在造舆论声势阶段,虽然有一些相关功能的零星开发,但还远远谈不上全面的智慧图书馆升级,建设环境尚未形成,需要业界共同努力。

我国图书馆学者历来不乏对新事物、新概念的敏感,善于捕捉新的研究热点,引进新的研究方法,从而使相关研究达到一定高度,在促进学科发展和事业发展方面大有裨益。智慧图书馆相关课题的研究就是一个明显的例证。

如何评估智慧图书馆研究程度?学者张坤等人撰文介绍了我国智慧图书馆研究现状。他们遴选2010年以来的三百余篇文献作为样本,在计量统计基础上,对相关研究热点进行主题分析(载《图书馆论坛》网络版2017年7月28日)。该文得出的结论是:智慧图书馆仍是一个值得学者持续关注的研究主题;智慧图书馆研究的主要领域集中于图书情报领域;智慧图书馆研究的作者群规模较小,研究团队还不够成熟;智慧图书馆的服务问题往往被研究者忽视。此番评价比较客观公允。

从早期的智能图书馆演化到当下的智慧图书馆,无不与智能技术的发展密切相关,且在很大程度上受到智慧城市的启发和影响。智慧城市中的图书馆,更应具备智慧品质和特征,智慧图书馆的灵感可能来源于此。然而,智能图书馆——智慧图书馆概念提出已有十余年时间,但无论是理论研究还是实践探索仍处于初始阶段,智慧图书馆在业界同仁中的认可度并不高,更没有被社会公众所接受,其受关注程度和影响力远不及数字图书馆、知识服务和阅读推广等那样广泛。由此看来,智慧图书馆要走的路还比较漫长。

有学者对智慧图书馆的未来寄予美好憧憬,认为智慧图书馆将克服数字图书馆、复合图书馆的某些短板,成为“后数字图书馆时代”图书馆的理想业态。就目前的研究成果和建设经验看,智慧图书馆可否确定为图书馆创新发展模式的首选?可能还不能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尚有待研究的深入和实践的发展,我们将保持持续关注。

智慧图书馆的建设,依然不能脱离现有的图书馆系统,必须在现有图书馆实体基础上寻求发展,否则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智慧图书馆的核心应该是智能技术的广泛应用,就如同数字资源及其服务是数字图书馆的主要特征一样。智慧图书馆建设的关键是形成智能化的支撑体系与服务环境,提升图书馆保障能力与服务水平。基于这一点,笔者更欣赏智能图书馆的提法。

笔者所在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图书馆,目前正在承担国家社会科学文献中心的建设任务,亟待引进先进的办馆理念和建设思路,创新服务模式,打造核心竞争能力。什么是研究型专业图书馆的核心竞争力?我们在反思这一问题时认识到,一些传统的图书馆服务手段和服务方式,恰恰是我们的优势所在,而这些优势正在被削弱。社科院图书馆的前身是社会科学情报研究所,历史上曾聚集了一批优秀的社科情报专家,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然而,前些年情报研究部整建制脱离图书馆,与院内其他机构合并成立情报信息研究院,专门从事决策信息咨询服务。紧接着,又在文献计量学研究部的基础上组建社会科学评价研究中心,最近正式更名为社会科学评价研究院。至此,图书馆的情报研究和服务能力削减殆尽,可谓元气大伤。据了解,在其他专业图书情报机构,类似的情况也曾出现。因此,我们强烈呼吁有关部门要依循图书情报工作规律,尊重图书情报工作者的劳动,给图书馆发展提供良好条件,不要再做竭泽而渔的事情。

智慧图书馆的内涵很大,一些名家的定义把“智慧治理、智慧馆员、智慧读者”都包括在内,但是据我的观察和理解,智慧图书馆最核心的特点是抢先运用最新科学技术打造的智能化图书馆。

我所在的北京大学图书馆,在智慧图书馆的打造方面目前还主要限于基于互联网的数字图书馆建设、数字生态建设,或者说是在“互联网+”方面,取得一定成就。比如挂靠于图书馆的CALIS、CASHL管理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