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友会】分享IT计算机各类电子书,包括各类编程语言,人工智能,机器学习、深度学习以及各类大数据、算法等内容的电子书
深圳:筑牢法治“防火墙” 构建反诈新格局
深圳:筑牢法治“防火墙” 构建反诈新格局

深圳:筑牢法治“防火墙” 构建反诈新格局

近日,深圳一男子接朋友电话称,只要办一张银行卡就能获得50元的报酬。男子贪图来钱快,便按照朋友的指令操作,果线元报酬。没过多久,这名男子及其朋友就因为电信网络诈骗活动提供帮助被警方惩处,其违法违规行为也被纳入个人征信记录。这是反电信网络诈骗法实施后在深圳发生的一幕。

电信网络诈骗犯罪与各种新技术应用相伴而生,诈骗分子利用这些技术和服务实施骗术、转移资金等。深圳的金融、通信、互联网行业高度发达,人口众多、流动性大,电诈犯罪及黑灰产活动相对活跃。因此,与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鏖战,不仅需要公安机关聚力精准打击,更需要在法治层面上,加强对涉电诈相关非法服务、设备、产业的有效治理,从源头上规范治理“黑灰产”,挤压犯罪空间、铲除犯罪土壤,反电信网络诈骗法的出台适逢其时。

2022年12月14日,深圳市公安局罗湖分局在全市首次适用该法,对架设、看护设备和出租电信线路、固定电话给他人使用的违法人员曾某给予罚款1000元的行政处罚。

“反电信网络诈骗法实施以来,深圳公安充分运用法治思维,借助新法实施的契机,对电诈违法犯罪全面发起凌厉攻势,依法开展打击、防范等工作,有力遏制了诈骗分子的嚣张气焰。”深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副支队长冯海东说。

近日,深圳市公安局罗湖分局通过对一条涉“两卡”线索进行深挖扩线,打掉一个以买卖对公账户为主要犯罪手段,涉及引流招工、带人办卡、收购营业执照和对公账户、售卖支付平台账号等多链条犯罪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14名。这是深圳公安重拳打击涉“两卡”违法犯罪的一个生动写照。

深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三大队民警何帅介绍,“以往,大多数涉‘两卡’人员都存在侥幸心理,认为只是卖张卡,没有直接参与犯罪,即便被公安机关抓了也处理不了,就利用自己的电话卡、银行卡帮助诈骗分子电话引流或者资金转账。殊不知,这种行为帮助诈骗分子隐藏得更深,不仅给公安机关增加了办案难度,还让受害者被骗的钱款更难追回。”在何帅看来,反电信网络诈骗法的实施,为打击和治理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提供了强有力的法律保障,尤其是形成完善的法律责任追究体系,针对尚不构成犯罪的涉诈行为,有了明确的处罚指向,即便出卖一张电话卡也可能面临行政拘留、罚款的处罚,起到了强烈的震慑作用。

今年2月2日,深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向盐田分局刑警大队推送线索:刘某涉嫌为电信网络诈骗活动提供帮助。当天15时许,海山派出所民警将刘某抓获。刘某供述,他在网上找兼职时得知出借银行卡可以获得一定报酬,便将自己的卡号交由他人转账14万余元,获利1000元。根据反电信网络诈骗法,刘某的行为已构成组织、策划、实施、参与电信网络诈骗活动或者为电信网络诈骗活动提供帮助,最终刘某被处以行政拘留10日、罚款1000元的行政处罚。

“作为诈骗分子帮凶的‘卡仔’,参与违法犯罪是一个渐进的过程。”深圳市公安局龙华分局刑警大队民警邬晨认为,从这个意义上说,反电信网络诈骗法是一部预防犯罪的法律。在违法行为人还未达到犯罪程度前,公安机关便能发现其违法情况,进而依法处置,进行帮扶和教育。

从实际办案情况来看,随着反电信网络诈骗法的实施,公安机关进一步强化了打击力度,深挖扩线,全力挤压“两卡”违法犯罪生存空间。相比法律实施前,涉“两卡”人员数量已逐渐减少。此外,由于出借“两卡”的违法行为人被处罚后会记录在案,违法行为人将无法在短期内再次办卡,起到了从源头上遏制“两卡”泛滥的震慑作用。

近年来,深圳公安机关逐步探索构建打击、宣传、断卡、预警、止付、联动等六条战线同步发力的反诈新格局。特别是着眼于电诈犯罪背后的黑灰产业链,集中优势警力,掀起“断卡”行动高潮,强力斩断利益链条,全力铲除诈骗行为滋生的土壤,始终保持对电诈犯罪打防管治的高压态势,取得了电诈犯罪立案数、被骗损失下降和破案数、抓获犯罪嫌疑人数上升的“两降两升”显著成效。

据悉,今年开始,深圳公安机关将纵深推进反电信网络诈骗法规定的各项治理措施的落地见效,坚持全链条、全环节治理,充分依法行使执法和管理手段,加大对涉诈违法犯罪行为的惩处力度,创新打法,推动“打、防、管、治、建、宣”措施落到实处。同时,基于目前打防电诈犯罪形势需要,深圳公安还将进一步加强对电诈犯罪规律的认识及对策研究,建立区域分类分析研判工作机制。每个分局负责一种高发类型的研究和全量研判,围绕人员链、信息链、技术链、资金链展开全链条深度研判,针对案前、案中、案后3个环节量身订制预警劝阻、打击宣防通道,不断完善预警、研判、劝阻、止付、反制、打击、宣传全流程处置闭环,做到“以新应新、以专克专、以快制快、体系对抗、系统治理”,最大限度整合社会力量,形成多方参与、齐抓共管的电诈犯罪治理模式,破解治理难题,坚决遏制电诈犯罪多发高发势头。

前不久,深圳市民阿龙在乘坐地铁时接到自称某平台客服的电话。在嫌疑人一步步诱导下,阿龙从某贷款平台借出5.1万元,随后转给涉案账户。“当我反应过来被骗时,为时已晚。”阿龙说,自己被诈骗后陷入无比的自责与绝望中。

冷静下来后,阿龙选择报警。深圳市公安局轨道交通分局刑警大队组织警力前往四川,抓获涉案的5名以销售黄金为名实施诈骗的犯罪嫌疑人。刑警大队副大队长王乐峰表示,他特别注意到反电信网络诈骗法第34条规定:“公安机关应当会同金融、电信、网信部门组织银行业金融机构、非银行支付机构、电信业务经营者、互联网服务提供者等建立预警劝阻系统,对预警发现的潜在被害人,根据情况及时采取相应劝阻措施。对电信网络诈骗案件应当加强追赃挽损,完善涉案资金处置制度,及时返还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因此,在抓获该案5名嫌疑人后,王乐峰和同事对5名嫌疑人展开工作,说明反电信网络诈骗法中关于追赃挽损的有关规定,劝说他们主动退还赃款、争取减轻罪责。最终,5名嫌疑人如数退还了5.1万元赃款。

“除了惩治犯罪嫌疑人外,及时挽回损失才是受骗人最关心、最现实的问题。”王乐峰说,他时常见到群众被骗后的悲伤、无助,以及对警察充满期待的眼神,这也触动着他誓要破案、惩治犯罪、追赃挽损。每接到一起电诈案件,王乐峰都会带领同事迅速分析研判、抓捕,然后敦促嫌疑人主动退赃。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金融的发展,诈骗分子利用第三方或第四方支付平台、数字货币、贸易对冲等多种方式,不断改变转账洗钱手法,转账速度快、隐蔽性强、追踪溯源难,给公安机关追缴赃款工作带来很多困难。“我们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快地把每起案件背后的信息链、资金链全部挖出来,梳理清楚,把案件打击做透、将追赃挽损做细,尽可能地修复群众的受损权益,这样才能充分实现最大反诈效能,让人民群众感受到执法的力度和温度。”王乐峰说。

据了解,过去的一年,深圳公安通过加强机制建设、优化紧急止付App、出台止付返还有关指引,取得了返还被骗资金2.07亿元的历史最好战果。

据悉,今年,深圳公安反诈部门将继续加强与各商业银行、互联网公司、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合作,进一步拓宽渠道,探索止付、返还新通道,加大财富调查业务培训,优化线上返还工作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