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友会】分享IT计算机各类电子书,包括各类编程语言,人工智能,机器学习、深度学习以及各类大数据、算法等内容的电子书
CopytoChina难以复现中国的大模型机会在何处?
CopytoChina难以复现中国的大模型机会在何处?

CopytoChina难以复现中国的大模型机会在何处?

事情是这样的。有一天,网友库珀发现自家小狗表现异常,有贫血的症状,就去诊所检查。医生诊断小狗患有蜱传疾病,回家后,库珀按医嘱照顾小狗。

没想到过了几天,小狗的身体再次出现问题,牙龈发白,贫血症比之前更严重。库珀再次去了诊所,医生却说,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建议看小狗后续情况。库珀无法接受这种说法,慌乱中只能找其他诊所寻求建议。

同时,他想到了GPT-4曾提到擅长医疗诊断,决定试试库珀详细描述了小狗的情况并给GPT-4提供了小狗多次的血液检测结果,要求GPT-4给出诊断意见。

在说了“我不是兽医”的免责声明之后,GPT-4给出了导致小狗贫血的多种潜在可能,并提供了一个潜在问题列表。结合此前的检测结果,库珀排除了其他可能,留下了一个最符合目前情况诊断结果IMHA(免疫性溶血性贫血)。

库珀把这个诊断结果告诉了给小狗看病的第二家诊所,医生同意并进行了血液检测。最终,小狗确诊患有IMHA,并进行了对症治疗。

小狗成功获救,库珀激动地在推特上分享了这则好消息。“当然,这并不能说明GPT-4就是一个好医生,但毫无疑问,它应该成为专业人士用来帮助他们挽救更多生命的工具”,库珀说。

库珀不是第一个受益于新技术的人,从ChatGPT到GPT-4,AI涌现出惊人的理解和生成能力以及强大的知识和技能储备,正在让更多普通人享受到新技术带来的便捷借助新一代的AI,人们不仅可以让聊天机器人“写专属童话故事疗愈自己”“写处理指定任务的代码”“充当自己的英语老师”,还可以让它们直接帮忙订机票以及检索个人知识库信息。此前,人们要么靠自己,要么依赖某一领域的专业人士来处理这些任务。

AGI(通用人工智能)时代来了。上周,微软发布报告释放了这一信号。报告提到,GPT-4已明显超越 ChatGPT,可以被视为AGI的早期(但仍不完整)版本,其不仅掌握了语言,还可以在无需任何特殊提示的情况下,解决跨越数学、编程、视觉、医学、法律、心理学等领域的困难任务,并且能力非常接近人类水平。

就连技术乐观主义者都惊讶于AGI会来得如此之快,不由感叹:“知道AGI肯定会到来,以为是几年后,或者十几年后,万万没想到是现在。”

热潮跨越海洋传递到了中国。在OpenAI和微软接二连三的产品“轰炸”下,国内市场直接炸锅,投资人熬夜扒论文,创业者赶赴国外取经,大厂紧急开发对标产品,普通人忙着学攻略,此前忙着“聚焦”“下沉”“保持沉默”的AI行业再次热闹起来。

“人工智能的iPhone时刻”“AI2.0 时代到来”“颠覆性的创业机会”“下一代的操作系统”人们给这个时刻赋予了各种代表时代变革意义的宏大名称。GPT-4背后的大模型技术以及相关应用成为了投资人和创业者眼中不可错失的新风口。

大模型技术带来的生态机会究竟在何处?我们又该如何抓住这波新技术浪潮?此次,「甲子光年」采访了业内数位投资人和创业者,试图还原不同人眼中对于大模型生态机会的理解和下注的方向,寻路中国AI行业未来的可能走向。

这个观点放在去年11月ChatGPT发布之后,会被很多人认为有些言过其实。但眼下,更多人觉得自己的想象力跟不上OpenAI以日为单位的进化速度。

去年发布ChatGPT后,OpenAI自己都没意识到会在几个月后引发如此大的行业震动。它原本只是一个花了两周时间赶鸭子上架的“测试品”,主要为后续推出GPT-4收集反馈,做铺垫。

这在部分人看来完全称不上是革命性的创新。图灵奖得主Yann LeCun甚至在公开场合说:“ChatGPT不算技术创新,只是组合得很好罢了”。事实上,ChatGPT背后的核心技术确实很多都出自他人之手,比如Transformer是谷歌在2017年提出,自监督学习算法也早就被提倡,强化学习是由DeepMind率先推崇。这也是在一开始很多人将ChatGPT只看作一个产品而非变革性平台的原因。

但一些人从ChatGPT中窥见了AGI的曙光。在使用过程中,人们发现ChatGPT不仅可以聊天、写文章还可以做会议总结、行研分析、写程序,大语言模型第一次展现出如此强大的通用性。

爱丁堡大学博士生符尧在文章中直言:“在国际学术界看来,ChatGPT / GPT-3.5 是一种划时代的产物,它与之前常见的语言模型 (Bert/ Bart/ T5) 的区别,几乎是导弹与弓箭的区别,一定要引起最高程度的重视。”

UCL计算机系教授、上海数字大脑研究院院长汪军告诉「甲子光年」:“ChatGPT惊艳的自然语言生成能力对于机器与人之间交互的影响是变革性的,它让机器人能够充分地理解人的语言表达,从而建立了最便捷的人机连接通路,为此后机器做泛化任务创造了基础前提。”

如今,这种通用性正在激发新的商业图景。过去几周,OpenAI先后发布了GPT-4、ChatGPT 插件,并开放了API接口,让很多开发者和企业能够直接调用OpenAI背后的大模型能力。各式各样的工具和产品因此而生,ChatPDF、ChatExcel、新的笔记软件在硅谷几乎每天都有几十个基于OpenAI的新产品上线。

一位硅谷工程师还用GPT-4、Whisper和Monocle AR眼镜搭建制作了RizzGPT,帮人摆脱尴尬的约会和面试氛围。rizzGPT提供的是一种“实时魅力即服务 (CaaS)”,它可以倾听人的谈话,并准确告诉这个人接下来应该说什么话。

最盛行的一种观点是:ChatGPT 是 AI 时代的操作系统。“如果说ChatGPT 的登场是iPhone 盛会,ChatGPT 插件带来的就是iOS App Store盛会”,身在美国的克斯在推特上感叹,“OpenAI可能会使用专有的模型运行他们的App Store,来交叉编译各个插件(应用程序),就算开源的平台也无法与他们竞争,就像Android手机无法获得iOS系统的全部体验一样。”

OpenAI创始人Altman更愿意将大模型定义为新技术平台,借助平台,人人都是开发者。他说道:“新技术会解锁人们构建应用程序的方式,这是移动互联网之后未曾出现过的新机会,所有行业都会受益于此。”在他看来,基于新的技术平台,每个人都可以在自己的口袋里拥有一个量身定制的助手,帮助学习、工作和提供医疗建议,而人们只需要说一句话就可以开启这个专属机器助手。

微软云成为这场开发者盛宴最直接的受益者。今年3月,Azure向B端上线了Azure OpenAI服务,并更新了ChatGPT编码功能,让用户通过Azure,直接调用OpenAI大模型的能力。这意味着,每新增一个使用ChatGPT、GPT4的开发者和企业,微软云就多了一个用户。

云计算之外,微软的野心还瞄准了搜索引擎、SaaS产品等方向。此前,微软已经将ChatGPT整合到必应搜索中,与谷歌直接竞争。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